關於誠實..
最近發生一些事情,當事人認為我一開始就不該說謊,即便謊言帶
有不想傷害別人的意圖。原因是,一但東窗事發,雙方只會比直說
來的更加難堪...

  ----------無耐分隔線---------- 

太陽光照在磚造的牆上,努力的把昨晚凝在牆上的濕氣給除去, 
老舊的平房建築像是沒有人居住一樣,但仍緊緊著守護著自己腳 
下的土地,讓需要回家的人有個停靠的地方,就像農村裡的稻子
引來麻雀,在日復一日的漁村生活中,偶爾出現的臉孔總顯的
格外
引人注目。門口的黝黑的大嬸對著屋裡叫喊著:「嘉怡啊!
緊開門丫」
,操著以海為生的居民們,特有的口音,一聲又一聲傳到床上那人的耳裡,硬是將她拉離周公的象棋指導課程。 

嘎唰~一聲,木造的門閂被拉開,門也搖搖晃晃的向左右敝開,
 
門內睡眼惺忪的她垂著頭卻硬擠著笑容問到:「福嬸,什麼事丫?」 黝黑大嬸拿著手上的魚乾,滿臉興奮的說:「恁都企郎卡就駕就, 
家耶厚哩。」雖然自己並不缺這些東西,卻還是堆著笑臉將禮物 
收了下來,接著被稱為福嬸的女人,開始講起村子裡過去三個月內 
的大大小小事情,一開始雷一般的聲音著實讓她受不了,只是不到 
三分鐘,耳邊卻僅剩不到蚊子嗡嗡聲般大小的音量,明顯的,周公 
對於剛剛那堂課的內容並不滿意。

「福嬸,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要去處理,下次再聽你講,謝謝你的 
魚乾。」接著便陪著笑臉邊快速的把門給重新閂上,只聽見門外女人 碎碎唸的聲音,似乎還沒有停止的跡像...

(待續)

ps.我猜我可能會寫到一半,就寫不下去什麼的,如果有人看,就要催
   如果沒人摧...就XDDDDDD

 

 

 

 
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