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n 16 Thu 2005 05:04
  • 隨筆

我循著前人的腳步走著,直到與我人生重疊的那一刻,接著,我吐了!

這是我這陣子翻了些書的心得,晚上...我就坐在床上,看著自己想看的書,然後翻到與心境共鳴的地方,我就會湧起一陣陣的噁心感,如果我真的吐了,我會不會把舊的自己吐出來,然後留下一個新的自己?

手上這本是村上春樹的發條鳥年代記,從預言鳥篇開始看,之前也曾看過”遇見百分百的女孩”,我對朋友說:村上春樹怎麼不考慮改行寫情色小說? 

如果村上春樹是個噁心的人,那我多半也是噁心的人,我與他的分別僅在於,我沒有把感情完整的描寫出來罷了,在相交的過程,對性的反應,對社會反應,對自我的反應。本質上卻是相同的,所以我該否定他嗎?

不......

那麼說起來我也是噁心的人,只是我誠實還不夠,或者我還沒辦法從社會意識的軟泥裡爬出來,然後成為一個新的我。

困境-

關於困境,最近我確實陷入了困境,不是經濟上的,我很想自己一個人去什麼地方走走,或待上一段長時間,像是沒有人的海灘,或者黑暗的儲藏室裡,也許像發條鳥先生一樣待在井裡,但是...我該上哪找一口井呢?

我該好好的恩考一下我該怎麼做。

不過就因為沒有勇氣,所以我還陷在這困境裡,然後我就重覆的轉圈圈,就像失憶一樣問著同樣的問題,或像強迫症一樣,重覆的同樣的事情,接著...我在這陷進去的部份卡住了,也許需要噴點什麼滑劑(像WD-40或機油什麼的),才能再把我拉出來吧。

我...不知道。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byy1010
  • 能找到與自己持相同觀點的人還真的挺難得<br />
    盡管......嗯,沒時間了,下次再來看,再說我的看法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