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市場裡總是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吆喝聲,賣蔬菜的,雞肉的,豬肉的,還有賣水果的...在這號稱有規劃的遮雨棚下圍成了一個正方形。

在市場的最後面,有兩家面對面開設的豬肉攤,也許用攤已經不足已形容,應該說是豬肉店吧,喏大的廣告招牌一點都不像在傳統市場裡出現的攤販,一間用綠底白字做招牌,而另一間則是藍底白字,彷彿在說著他們絕對不容於對方的存在一般。

市場的地板總是讓人覺得黏膩,但這也可以說是傳統市場的特色吧,揮之不去的蒼蠅在各式攤販旁排迴不去,就算看著旋轉著不停的趕蠅器,也無法阻止這些小黑點兒沾在肉品上,也許在這濕熱的天氣底,小黑點們也想要吹點電風扇也不一定。

一如往常,攤販們吆喝著自己的商品。

來來來...絲瓜一條二十,清涼退火,這位小姐今天要買點什麼啊?

賣菜的販子對著一位即使化了妝也明白是阿嬤級的媽媽叫賣著。

在另一頭,一個老頭子正在跟雞肉攤販聊著天。這老頭是這塊地的主人,當初政府要將市場集中管理時,是他提供的土地,當然...也憑著這項收入而不愁吃穿了,在這裡大伙都叫他老爺子,這名子已經不止是名字,也是這小小土地上的一個特殊的存在。

老爺子喜歡在市場裡跟大家聊天,賣魚的,賣菜的,賣雞的,賣雜貨的,沒有一家跟他不熟的,哪戶人家幾點收攤,幾點擺攤,他是再熟悉不過,在今天看來,老爺子倒挺適合當超商的店長呢。

今天他同雞販聊天時聽說:前些日子賣魚的孩子考到台北的大學啦,有出息的呢!只可惜我家的孩子不受教,整天往廟裡跑,學人家跳什麼八家將,哪有前途啊!還有啊...叫他不要學抽菸,不要吃檳榔,他還是照吃...前些日子說缺錢上網,還從我放錢的地方拿走了幾千塊...真是要命,這小孩要怎麼教啊....

說完,只見他把檳榔渣隨口就吐在地板上,瘦又黑的手,抺了抺嘴接著說到:還是老爺子您好,家裡孩子都大了,事業也做的不錯,且老爺子您又不愁吃不愁穿...哪像我們辛苦個老半天,連賺個錢都不夠家裡那了尾啊仔(敗家子)花。

只見老爺子揮了揮手,臉上閃過一絲的無耐,卻馬上換回原有的笑臉,笑笑的說:一枝草一點露,至少你孩子還在身邊啊。

販子看老爺子的臉也明白,半支腳都踏進棺材裡的他,一年見孩子不到三次,也許自己真的比較幸運了些也說不定...

這些生意人都是聰明人啊! 販子說:老爺子啊...客人上門啦,改天再聊吧。

老爺子揮了揮手往市場另一端走了去,背後討論仿土雞好還是土雞好的聲音也漸漸的小了。

走了幾步後,有個聲音這麼的叫著:老爺子啊~今天要不要帶點什麼回去啊?聽說颱風要來了,先買點回去吧,不然怕又要漲啦。

賣菜的販子是個中年寡婦,在這裡大家都叫他阿美,雖然不再是青春的年紀,但看的出來年輕時一定是個標緻的姑娘,頭髮有些凌亂的模樣,卻也讓市場裡的王老五們特愛來關照她,夏天時穿著清涼點,胸口領子開低點時,也總能換來隔壁豬攤子的幫忙。

(待續)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