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怎麼說呢?我猜我會因為無法自由而死,自由的意志的失去。

最近認真的思考一些事情,像前一篇提到的,有關親子間的,自從我腰受傷後,醫生就警告
過我必需停止搬重物&做一些壓迫腰部的動作(跳或蹲太久之類),但這次的中秋節卻被要
求離開台北到台中工作(家族公司),且更令我難過的是,我父母居然要我帶著止痛藥下來
,然後要盡可能的工作。

如果只是給錢,就可以稱為一位父親,那麼有朝一日,我只要寄錢回家,再也不用關心,那
父母們是否就能滿足了呢?希望到時後會有人說我是個孝順的兒子。總之......現在的我不
明白自己與不得寵的寵物有什麼不同

另一件事,旅行,現在的我把他當氧氣一般的看待,即便是常去的地方,即便在自家後山,
對我而言,如果不能在自然的環境裡放鬆自己,我想我很快就會失去自己&失去生命。

很多人都告訴我他喜歡旅行,但我覺得有著本質上的差異,對我而言,我是真實的想感受那
些自然的,或古僕的或者傳統的,或著只是一種讓我活下去的不可描述物質,然而那是什麼
呢?說不定是自己在這社會所失去的一切,想在這裡感受罷了,說起來很可悲,因為認真的
思考太多事情,反而造成悲觀的性格吧(語無論次了)。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