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聽我講點自己的事,說起來這件事被我遺忘很久了哪。啊~我指的是寫網誌這件事,倒也不是真的忙的沒時間,反而是時間太多,卻閒的慌,所以才沒寫了些什麼吧!

因為閒到臭爛了,所以天氣好時總揹著相機往外跑,跑了象山、坪林、陽明山之類的地方,都是機車或大眾交通工具可以到達的。照片也拍了幾張,卻總是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,到頭來,又回到原點啦,因為不明白自己缺了什麼,所以又翻起書來了。

書的簡介-

主角拉耶夫斯基是托爾斯泰那種「單純簡僕」觀念的信徒,他希望透過這種信仰的實踐,為人類帶來道德的提昇與快樂。但為了要找一位助手,他卻誘拐了一位有夫之婦娜蒂姬妲,同往高加索的某個小鎮。可是,他的理想和計劃不但沒有實現,反而雙雙墮落了。一個成天打捭、喝酒、玩樂,弄得渾身是債;一個自以為年輕貌美,到處招蜂引蝶,衣著華麗、暴露,舉止風騷。終於一位動物學家范可倫看不慣他們的舉止,認為他們的行徑敗壞了當地的道德風尚。於是兩人展開決鬥,范可倫幾乎把拉耶夫斯基殺死。經過這場生死攸關的決鬥之後,拉耶夫斯基和娜蒂妲覺悟了,開始憑藉辛勤、貧困但卻堅實的耕耘和努力邁向新的生活。

契訶夫寫作手法之驚妙,著實令人吃驚,只需短短幾行文字,故事裡的人們將一一的走出書本,演電影般的在你面前展示著內容。小說中的每位角社都恰如其份的演出自己的角色

軍醫可笑的慈悲(如果不能理性的看待事物,慈悲只會成為一種傷害更多人的手段)。
主角拉耶夫斯基的社會化(對不起,我找不出比社會化更貼切的用詞)。
教會執事的思考(他僅有思考,沒有建設,接著所有事付之一笑以對)。
還有娜蒂姬妲的行為(我說他是淫蕩的,但我兄弟說用蕩字有針對女性之嫌,於是請讓我將他說成是淫糜的吧)。

這一切的一切都直指社會上的問題,也許是老舊的,也許是不同時空的,但套用在現今的社會上,卻仍然可以反應出一些可笑的現實。這不禁讓人對這件俄國的文學巨擎感到深深的敬佩不已。

閱讀這種跨國性的書藉確實有些事情需要克服,因為作者當代的時空背景與現在不同,不論是國情上的,或是人們生活及意識形態上的,皆有很大的差異性,有時我們看到書中的字句會有種莫名的感覺,但這些小問題卻也僅是小問題,不影響到整體的可看性,總之...這是部非常值得推崇的小說。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