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媽的,這鬼天氣一點都沒有好轉的傾向,在入監之前我還能做些什麼呢?昨天朋友大半夜跑來找我,兩個還沒入伍的人,卻在談著要當兵的事。天曉得這是怎麼回事,當兵這回事居然這麼的可怕,退伍的人談著自己受苦的事,在病態的社會裡為大眾所接受(如果你一個人怕黑,大家就會笑你,可如果大家都怕黑,就會聚在一起談論自己在黑暗中做的笨事),可怎麼兩個還沒當兵的人就在談當兵的事了呢?真可怕!!!

看完契訶夫的”第六病房”(被稱契訶夫最有頭有尾的一部小說),也看完了”傻子”短篇集,第六病房的結局仿彿在宣判我的命運,確實是的,因為我還沒有真正的面臨到生活困境的壓迫,所以我還在唱高調,懷抱著自己的理想,然後嘲笑著在現實在努力打轉人們的愚蠢,可是我真的錯了嗎?人真的不該從智慧裡尋找快樂?而應該從低級的笑話裡得到開懷的方式?

我很害怕自己成了夾到手的醫生,可是我又不希望自己成為時間洪河裡的黑色區塊,我應該怎麼辦才好?是否有人能給我一點意見呢?

偶爾我也會想起,如果我將腳踏進棺材的時後,我會用著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這樣的人生?到時後很多事都不再重要,經歷過的都只能堆在記憶的角落,而走過的路,卻在上演著新的故事,那麼曾經牽動歷史兩端的我們,又為了什麼而存在呢?

整個像鬧劇一樣的情結,也終將落幕...。


耶~我還是想出門拍照啊,雖然昨天跑到圓通寺看煙火時有拍了幾張,可是情緒一點都沒有被抒解的感覺,只拼命的覺得,我該出去拍照,雲層卻不願意給我一點機會。

ps.這個一整篇的廢話啊!!!
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