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19號晚上,跟阿佑約好再上一次合歡山,因為再來就回台北囉,也許下次再來到這裡,只是個普通到不行的觀光客也說不定。

這次的目標是夜宿鳶峰,早上再攻石門山,本來還打算拍拍星軌,不過六年一次的望月,照的合歡山上像是有盞大路燈似的,一路銀白雪亮,星軌也只能留待下次了(不知何年何月,得償所望)。

出發時間約晚間8:30,從環中路接中投公路(台63),到草屯後再轉上台14(中潭公路),直至埔里後轉14甲,一路往東即可到達,在騎車過程中,因阿佑精神不濟(他白天要上班,辛苦了),所以在台14與縣136的交界處,從我後面猛力的插了....是擦了下去,造成他的車子左邊車殼爆裂,所幸我們兩人都沒事,再稍稍的把車子固定好後,我們又繼續前進,由於是晚上的關係,所以沒什麼車,騎起來還算順利,唯入夜後山區特別涼快,即使準備了厚外套的我,還是邊騎邊抖。

一路上經過 埔里>霧社>清境>梅峰>翠峰>鳶峰 在經過埔里後,就進入合歡山景觀公路,路上的涼意漸增,我與阿佑在此將外套穿上,到達霧社後又在全家吃了泡麵,準備好早餐後又休息了一會,然後就準備衝上鳶峰,一路上路燈漸少,幸好有月亮指路,所以不至太暗,但幸運的事到了翠峰後就有了改變,進入翠峰後氣溫突然下降不少,我剛抖落的疙瘩,不知道在什麼時後又黏回了身上,在一番的堅持過後,我與阿佑終於衝上了鳶峰,但在這裡發生了件更不幸的事,原先有一個尚在施工的避風處,現已完工,且上了鐵捲門,窗戶也都上了鎖,於是我與阿佑只能在鳶峰上找其它的避風處。

不久後我們把目標放在鳶峰上的商店服務區,只是我們正從樓梯往下走時,突然就響起一陣狗叫聲,伴隨而來的是在商店門口一個碩大的黑影快速的移動著,你猜的沒錯,那是隻大黑狗,而且體型之大與一般大型犬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,在吠叫聲中,狗籠後面的門突然被打開了,一位先生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,而我與阿佑也告知他我們本來想在避風處休息的事,而那位先生只是冷冷的說那裡現在不開放了,且我們要上山沒有先告訴他們,所以無法借宿,接著就把門給關上睡覺去了。

而我與阿佑則只好硬著頭皮再往昆陽方向前進了,畢竟昆陽還有個雪季時的救護站,雖然秋季沒開,但門口有玄關可以避避風,打定主意的我們騎上摩托車,繼續往昆陽方向前進,不過一但過了鳶峰,因為地型的關係,原本無風的高山就會突然的吹起風,所以原本就覺寒冷的我們,就更加的痛苦了。

到了昆陽後很快的將機車檔在玄關前,舖上了睡墊,而我也架好了腳架,隨手拍了幾張黑夜中的奇萊,就鑽進睡袋裡當蓑蟲了,很快的,時間來到了五點,不知道是因為太冷,或是我還沒習慣高山,雙眼突然的睜開來,看了看週遭,橘的,藍的,還有黑色奇萊,有過之前在合歡主峰拍照的經驗,我知道太陽就快出來了,無奈的是睡魔的誘惑力比起太陽的吸引力依舊大的多,沒多久我又補充體力的狀態,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八點左右的事了。

我整理好東西後,阿佑已經在準備早餐用的咖啡了,等一切就緒後,我們邊喀全家的麵包,邊感受著一品曼特寧的風味,這時後的我,心情比起吃到一頓豐盛的大餐,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滿足啊。

很快的我們車子已經來到合歡山莊,再往前不遠就是今天的目標-石門山-,石門山,標高3236公尺,山頂有一編號6383三等三角點,號稱最容易親近的百岳,既然都來了,當然要上去自我滿足一下,也許是在高山上的關係,十幾分鐘的路程卻也走的我氣喘如牛,只是山頂的風景卻也不是在十幾分鐘前所能比擬的,在這台灣的背脊上,我們遇到一位先生,他說他已爬過的台灣百岳已達69座,比起只爬過兩座最輕鬆的我,真乃神人也。

休息一陣後,我與阿佑就又騎車下山了,只是在下山的路上又發生了件小插曲,因為阿佑要閃避路邊的小動物(蜥蜴?)所以一個不小心掉近路旁的排水溝裡,原本就不良好的車殼頓時全廢了,且苦了阿佑受了點皮肉傷,不過我相信那隻小生物會感謝阿佑的唷。
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