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四個月的役期終於結束,有空再來整理一下心情。

有空有空...終於有空了。

回想起來,一年四個月的役期就這麼結束了。除了開心的感覺外,說不失落是騙人的。想想同寢裡的學長學弟,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,雖然明白這是必然的,但畢竟少則數週多則好幾個月的同床情誼。除了同甘外,還有共苦,快退伍前的熟稔,剛下部隊的菜樣,現在回過頭來看,卻似乎一點都不重要。記得快退伍前總有學弟會問:學長,快退伍了,有什麼感覺?

說句實在話,我還真不知道該有什麼感覺,印象中對於部隊,剩下的記憶大概都是有勤務前的事,在接勤務後也許是因為事情太多(不難,但煩雜),反而沒有什麼時間去體會感受部隊生活。而現在...就這麼退伍了,退伍前晚,我特地跟寢裡多數的學弟握手(還好我沒丟臉到沒人跟我握),那時後才深深體會到自己退伍了,役期結束。

也許有人會說:你是因為待在爽單位,所以你覺得沒什麼好回憶的,如果你待在坎單位就不會這樣了。

我只能說:我相信是這樣沒错,但我絕對不會說自己的單位很爽,記得退伍前半個月,參加離營宣教,在我們隊上要退伍的弟兄們會前往大隊參加離營宣教,在過程裡除了看宣導短片(歸鄉手續)外,還能吃些點心喝點飲料,然後跟大隊長交換意見,可惜的是宣教當天大隊長參加署內會議,無法出席,由大隊部的參謀主任主持。

在提問的過程中,我不止一次針對中隊現正存在的問題提出意見,而主任卻只是一直打太極(真看不出來年紀輕輕太極打這麼好),一直到最後我問了一個問題

我:請問主任,背景兵的事情我們大隊有辦法處理嗎?老是進來一些背景兵,結果卻是不做事,不能教,出了事就請靠山....etc。

主任:這...這問題...這個沒辦法,我們大隊也有壓力.......

聽到這裡,我才發現,原來我問了那麼多問題(至少拖了宣教弟兄近一小時),不過都是些沒有意義與營養的聊天罷了,如果真希望部隊裡的情況能改善,還是應該直接投書媒體,才是最快速的方法吧!

另外,在宣教過程中,主任曾說:其實我認為,在這裡很多事情署裡的長官都越過中隊層級直接向大隊反應處理,這樣不應該....palapala....。

又說:我覺得中隊幹部都還不夠盡責,沒辦法有效跟中隊弟兄溝通.....palapala...。

更可惡的是提及二中隊因管教學弟而被調中隊的弟兄:我覺得某些弟兄那跟本是被學弟欺負,不是欺負學弟(有無背景的差異),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....palapala...。(談到這事我就有氣,你敢說弟兄們被學弟欺負所以調中隊,那為什麼不是只有爛學弟調中隊呢?擺明了是他自己適應不良,再者,弟兄們調中隊後並不是就沒事,調隊後簽處,調隊後還要接我們隊上的勤務。反過來看,三中隊說是管教不當的幹部呢?說要調南沙,調職前先來一中隊管訓?結果來之後連哨都不用站,每天看電視等吃飯。這叫管訓嗎?如果管訓這麼爽,那我們幹麼還盡心盡力的為中隊做牛做馬?盡心盡力?只知道以身做賊的幹部,一定要有人捅蘋果或一週刊才會怕嗎?)

如此看來,在大隊如此腐敗的情形之下,你又怎麼叫中隊能堅強的起來呢?而中隊不能自主的情況下,許多事情無法順利完成,結果就是大家都爽不起來,一件事東拉西扯,能很快完成的卻總是繞了又繞。

再來說中隊的情況。

現任中隊長是個優秀的幹部,除了認真外,還很關心我們這些小朋友,阿兵...。可是偏偏隊上就有些不知道腦子長在哪裡的幹部,不是自認為超級優秀,就是拿官階壓人,再不然就叫兵幫忙處理自己勤務上的事。

曾經有一次集合的時後,一位副主官就曾當著全體弟兄的面說:我希望以後學長不要教學弟,我不要再聽到任何管教的事情,不要再發生不當管教的情事....palapala....。

我完全不懂他的意思,他是要我們不要不當管教?還是要我們什麼都別教?枉他自認學歷高,還擔任輔導級幹部,我想請問,中隊那麼多幹部叫兵做自己的業務你不管,中隊那麼多懲處案不公也不管,我們也不能教學弟,意思是不是我們連自己的業務也別交接呢?要是交接過程學弟不聽不看不學,我們要怎麼辦呢?等幹部教嗎?幹部隊我們業務知多少呢?

還有一位楊姓上士班長,更是可惡,除了在營期間喝酒外(此案僅懲處五天,且一懲處完又放假了),在被懲處後還在隊上製造不好的氣氛,例如在中隊辦公室裡大喊說:我很不爽,我不好過大家都不好過...之類的言談。還因勤務關係幫中隊排哨,但排哨不但常發生弟兄休假他依然把人排入哨內(未曾翻閱預休表),亦曾把休假幹部排入,更不用說常把剛排過哨的人排進去,而背景較硬的人不排的情事(光是排哨的白痴事件就講不完,有學弟早上五點多要出車,晚上還排人家哨,反應後還說:沒關係啦,先站吧,下次我會注意,真正是族煩不及備載)。此外更曾私駕公務車外出喝酒,結果也不了了之。且在值星期間,依舊排休六日二天(據聞是在外兼差),如此不負責任的行徑就是一中隊的部份幹部之行為。


根據陸海空軍軍官士官任職條例第 18 條
軍官、士官兼職如左:
一 不得兼任軍職以外之公職或業務。但法令有規定者不在此限。
二 為應軍事需要,在不妨礙本職任務下,得命兼任其他軍職。

中隊生態如此,更別說在辦公室內有多少官僚事件,更別說我們部份勤務一天備勤超過18小時,更別說一件又一件的大欺小事件了,如果要一一說盡比登天還難。所以...如果真的覺得海岸巡防總局(海巡岸總)警衛大隊很爽很涼,那不是你背景很硬,就是你很傻吧。(忘了說,各中隊犯錯的兵大多丟一中隊,然後大隊又怪一中隊很爛....奇怪,兵是你們挑的,犯錯的兵是你們丟的,怎麼不說你們腦殘?)

總之,長官爛就怪大隊爛怪中隊,中隊爛怪兵...兵呢?

不過還好,在這種難熬又無法逃的環境底下,還是有些可以共同承擔的弟兄,除了勤務上的,還有心靈上的,每到晚上就寢前,大寢裡總是會傳出各種稀稀疏疏的聲音,不用懷疑,這不是在搞什麼斷袖之癖,也不是在不倫之戀,只是弟兄們在床上聊著彼此業務上的無耐,又或者討論那些弟兄還在辛苦還在忙,時常還會有叫外賣,人未歸,雞排卻已備好的情形。弟兄之前的情誼可見一般,一般來說,在大寢裡沒有太多的學長學弟制,有的只是你在業務上是否認真,認真的人容易得到大家認同,自然在相處上較融洽。而那些動不動就躲,躲完還笑人家傻的,就只能等著讓人家看不起吧!

在中隊裡,除了勤務上以外,許多學長也會主動關心學弟,像是學弟失戀,或是勤務上不順利,學長們只要有能力都會盡力一一開導(反觀幹部咧?幹部在哪裡?),私底下學長學弟們也會相約出遊,逛街洗溫泉樣樣都來,能待在這樣的環境裡,扣除大隊很爛的部份,應該真可以稱上幸運吧!

是的,一切真的..結束了

一年多的役期,回想起種種,新兵隊的地板,圍牆邊的廚餘桶,老是挨罵的駕駛,莫名奇妙的幹部...我想說,謝謝你們一年多來的照顧,希望新的一年,一切都會有新的開始,看到這篇文章的學弟們,祝福你們,也請你們相信,很快,你們就會退伍了,到時後,我們再來聊聊,我們是不是有相同的退伍心得吧。

相關文章........
受刑人日記
選兵雜談
半年-當兵日記
倒"ㄆㄨㄣ"日記!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