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清晨的陽明山竹子湖)

不知道在這裡談論這件事是否洽當,這篇講的是我個人,我自己,我...
沒興趣的人請快按上一頁,不然再看下去不保證你不會身心受創,或者思
序中斷造成人生黑暗等等!!!

「你真是個有勇氣的叛逆的傢伙。」這是我弟在一次聊天中對我說的話。那次聊的內容是關於未來,我對他說「雖然明知道不好走,但我一點也不想走別人安排好&認為理想的道路,即使要得罪自家人,我也要做我想做的事,即使到最後會孤家寡人一個。」

 但實際上卻不是這麼回事,有次我與學校老師談天,談到我自己的個性,他說他覺得我口頭上不在意自己家人的看法,但實際上我卻一直想表現給他們看,雖用的不是他們所想的那一套,我想用我自己的方法證明給他們看。

 其實我相當認同老師的說法,雖然自己不願意,但這種念頭卻總出現在老海裡,我確實是想做點什麼來證實自己,讓別人誇讚我,讓別人信任我,讓別人同意我,讓別人認同我。

 也許是從小就不擅於唸書,拼名次,每每親戚們在比名次時,我們家總敬陪末坐,長輩眼中學業名次=該人的成就,若學業成積較差,往往就只能淪為笑柄,偏偏我自小就在草叢水窪中打滾,會的只有抓抓蟲,爬爬樹什麼的,所以當我被強烈的要求要好好唸書時,內心的不滿是可想而知的,且印象裡(以下事件決不唬爛,但仇記得有深,切記..別惹到獅子座的小朋友),小二時曾考班上第二名,開開心心回家報喜後換來的卻是瞎貓碰到死耗子”(台語是青眠雞仔剁著米”),那天起,我就下了決心『不在自己不喜歡的學業上努力』,想當然爾,我的成績就一落千丈(好像沒好過),但只要自己喜歡的科目,卻總也沒有出過糗。

 這樣的想法一直到現在仍是,我極力的想表現點什麼,卻不被認同,偏偏我又不想依照父母的安排去做,所以只能一再的抗拒他們,一再的任性,但我內心渴望被認同,即使那個人不是我的父母,所以我學會虛張聲勢,且什麼都學了一點,卻什麼都沒法深入一點,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,其實我心靈層面還只是個死小鬼罷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先生 的頭像
貓先生

啡。嚐。貓。旅。攝

貓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